吉州区文山街道思源社区:活动多 居民乐
来源: 中国吉安网—吉安晚报 2018-01-18 01:38:27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
大家开动脑筋,仔细分析谜面,有的冥思苦想,有的相互交流,有时还为不同的答案而争论,不一会儿,墙上的谜面都被猜完了,大家拿着谜面高高兴兴地去领取小礼品。......

原标题:袁氏外交的底里

《洪宪帝制外交》,唐启华著,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 17年8月版,59 .00元。

《巴黎和会与中国外交》,唐启华著,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7月版,59 .00元。

王绍贝 自由撰稿人,汕头

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,列强集中全力于欧陆战场,远东遂由日本独擅胜场,准备搞出一个远东版本的“门罗主义”。日本借英日同盟之名,对德宣战,攻占青岛,乘势向中国提出“二十一条”,以往我们将此作为袁世凯卖国,与日人交换条件支持帝制的铁证。但今天历史学家研究发现,似乎并无档案资料可以支撑这个观点。反而是袁世凯通过外交手腕,在“二十一条”的交涉中,强硬抵抗,并泄露第五号内容,酿成中国舆论反日,欧美列强对日高度警戒,使日本外交在国际上陷入被动,并最终撤销第五号内容,在一定限度内维护了中国的利益。

1915年7月袁氏派顾维钧出使墨西哥(旋改使美国),开始多方试探列强对帝制的反应,9月份得到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善意回应,表示支持袁世凯帝制,10月初又得英国公使朱尔典赞助,袁氏遂于10月6日正式启动变更国体之法律解决程序。就在此时日本朝野的反袁意见不断增强,并通过内阁决议干涉帝制。原来日本国内元老派如大隈重信、山县有朋支持袁氏帝制,认为一个稳定的中国对日本有利,而以田中义一为主的军部右翼、少壮派则主张反袁,日本政府最终为缓和国内政治压力,并宣示东亚领导地位,联络列强,主导了第一次劝告,协约国列强不得不追随,反对袁氏帝制,理由是帝制有可能引发中国内乱。此时袁世凯及帝制派骑虎难下,若接受列强劝告而中止,必大伤颜面威信,且有引起动乱之虞,因而不愿示弱,袁氏还明确不拿国家利益与日本交换条件。

为了反制日本,袁世凯与帝制派于11月初提出中国参加欧战协约国一方的建议,中国参战帮助协约国驱逐德国在华势力,并可取得中国军火与兵工厂,增强对华影响,防止日本独霸。此建议得到英、俄、法等国大力支持,为了避免嫌疑,建议由英国白厅以源自英国政府的方式向日本政府提出。袁世凯政府运用参战问题争取到英俄法协约三强支持,几乎迫使日本支持帝制。日本得到这个建议后首先积极调查参战计划是否源自中国,当得知此为袁世凯的阴谋后,朝野大为震怒,遂强迫英国接受日本提出反对袁氏帝制的第二次劝告。

除日本外,列强多倾向支持袁氏帝制,英国一直认为袁世凯是唯一可以维持中国秩序的人物,曾通过格林传达白厅意见,询问日本外相石井:若袁世凯因我们保持目前态度而自政坛消失,他认为谁可取代袁的地位?中国的命运将如何?日本与英国达成妥协,但仍要主导与列强协调中国实行帝制的时间,中国只能接受,但陆宗舆误会日本石井外相意思,北京自行与各国商议登基事宜,日本政府感到受骗,严厉谴责,联想到袁世凯从甲午战争以来就一直是日本计划的破坏者:帮助朝鲜国王练兵抗日,辛亥革命、二次革命粉碎日本右翼支持的革命党势力,联美阻止日本在南满扩展利权,联德练军队制武器对抗日本,屡次利用英美德诸国力量在外交上对抗日本,是日本实现侵占满蒙的最大障碍。遂决心以举国之力推翻袁世凯。

早在1915年11月,军部、右翼势力即暗中开始支援东北的宗社党和南方的革命党,并策划多起小规模叛乱、制造不安,造成反对帝制的口实。梁启超、蔡锷都得到日本协助,安排他们赴云南及广西,11月底蔡锷离开北京,在长崎呆了一周,约于12月中潜赴云南,一到昆明就得到唐继尧将军的响应,发动了护国军起义。3月初护国军战事失利,日内阁决议以举国之力推翻袁世凯家族,大力秘密援助各方反袁势力,在华南推举清朝旧官僚系人物岑春煊,与梁启超组织军务院,与北京对抗;华中则策动孙文、黄兴,签订条约。袁氏此时依然不愿出让国家利权交换条件,反倒是中国反袁各势力,几乎不同程度地接受了日本的援助。

梁启超4月份曾发电梁士诒,坚持袁氏下野,其中说“项城(袁世凯籍贯)犹怙权位,欲糜烂吾民以为一快,万一事久不绝,而劳他人为我驱除,则耻辱真不可湔,而罪责必有所归……”袁随阅随批,在“劳他人为我驱除,则耻辱真不可湔”旁,批云:“敌国忌恨,讵非伟人?”

1927年秋,梁启超回忆护国战争期间,他逃离北京到肇庆出任政务委员长期间,得到日本大力协助,对日观感态度的变化云:

“余在护国之役略前,脑海中绝无反日之种子,不但不反日,但觉日人之可爱可钦。护国一役以后,始惊讶发现日人之可畏可怖而可恨。……松坡既行,袁氏日夜派便警逻守吾门……至港,日人始明目张胆助余,始恍然暗中护卫我者,非天神也,乃日本人也。由港之越,日本动员其官、军、商、居留民、间谍、浪人全力以助余,虽孝子慈孙之事其父祖,不能过也。夫日人果何爱于余,何求于余,而奉我如此乎?在越南道中思之,不觉毛骨俱悚,不寒而战。遂转觉每个日人,皆阴森可怖。吾乃知拟日人以猛虎贪狼,犹未尽也,乃神秘之魔鬼也。我此后遂生一恍惚暗影,他日欲亡我国,灭我种者,恐不为白色鬼,或进为倭人也……”

此时的梁启超也许已经醒悟,自己反对袁氏帝制没错,却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日本人利用。据传袁世凯去世前曾自撰挽联:“为日本去一大敌,看中国再造共和”,信然!

作者:王绍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网友评论

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、“吉安晚报”、“中国吉安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中国吉安网”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、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吉安网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96-8259287